【黑塔鬼x黑塔狐】永无止境的梦境

好虐.......

雨田菌:

*设定成迷,纯属扯淡。两部作品我都很喜欢请勿对比招黑

*赶在狐最后一次更新前、完结前发表是有特殊意义的

*【黑塔狐x黑塔鬼】一个帅气的哥哥的短段子很久前的段子,算是前传,不看也不会有很大的影响


 

“费里?安东尼奥?基尔伯特?路德?菊?”

四周化为黑暗的时候,罗维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明明前一刻,他们才在门口和联合那些人告完别,正打算去一起去演奏管风琴。回过神来自己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罗维诺并没有惊慌失措,事实上,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。

 

罗维诺脑海中的记忆是物语所赋予的,偶尔,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出现像这样莫名陷入黑暗的状况。一开始罗维诺还有点惊讶,后来就习惯了。在黑暗中呆的时间或长或短,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仿佛上帝视角一样的场景,可惜的是,恢复正常后罗维诺基本都会忘记这段时间的记忆,只是隐约记得有这么回事。如今狐物语不存在了,不应该再次出现这样的状况才是。

而且,这次的状况有点特殊,除了自己,罗维诺仿佛在这个空间感受到了另一股气息。

“有谁在吗?”罗维诺试图凭感觉去找出那股气息,刚踏出一步,眼前的黑暗如潮水一般退去,显露出来的世界却不是自己熟悉的昏黄,而是一片明亮的草地。

“这里是哪里……?”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,罗维诺也惊呆了。

罗维诺看了周围一圈,并没有其他人在,安静的树林里,没有任何声音,甚至连鸟叫蝉鸣都没有。走了几步,罗维诺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细微的人声,熟悉的声线引起了他的注意,罗维诺迅速跑了过去。

 

一栋从未见过却莫名有些眼熟的白色洋馆出现在罗维诺的眼前,大门前站着四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欢乐的交流中。

“费里?路德?菊?基尔伯特?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安东那家伙呢?”罗维诺一边疑惑一边跑了过去,却发现没有人转过头来,就像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样。罗维诺想拍费里的肩膀引起他的注意,伸出的手却穿了过去费里的身体。

“诶…”罗维诺呆楞的看着自己的手。

罗维诺的手,或者说,他整个身体都是呈半透明的。

 

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罗维诺只能先跟着四人走进去那栋白色洋馆,在进门的一瞬间,罗维诺的寒毛都倒立起来,有种被谁盯上了的感觉,转头向走廊深处看去,却什么也没看到。

「该不会真的像他们四人说的那样,这里有鬼吧……」罗维诺心内有点方,然后想起来好像自己现在半透明的状态更像鬼一点。

忽然,另一条走廊边传来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,菊决定一个人过去瞧瞧,罗维诺有些不安,但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应该呆在费里的身边。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远远超出了罗维诺的预想。

一只灰黑色如同腐烂死扛一样的怪物出现了。

罗维诺在惊吓之余,发现那只怪物同样看不见自己。剩下三人也都受到了惊吓,三个人都往不同的方向逃开了,情急之下罗维诺立刻追上了费里西安诺,那只怪物却如同锁定了目标一样偏偏往费里的方向扑去,吓得罗维诺忘了费里看不到自己。

 

「费里西安诺!」

“不要过来咿呀!~”费里西安诺一边尖叫一边向前跑,绕开了那只怪物,在一个似乎是他认为安全的屋子停了下来。

一瞬间,罗维诺觉得费里的眼神变了。还以为是自己看错,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然后罗维诺确认了。从洋馆外的时候就有一种奇怪的违和感,现在一个人独处的费里西安诺给人的感觉更加违和。

——这个笨蛋是这么冷静的人吗?

看着费里西安诺探索着各个房间,看中的地方都能搜出有用的道具,其他的地方却连看都不看,仿佛知道搜了也是无用一般,甚至还有几次故意避开了走廊的小菊。

 

费里西安诺有问题。罗维诺的眼神沉了下来。

……没错,这个费里西安诺。

简直就像是……

 

——

 

轮回。

这个世界的费里西安诺,和他一样,在这个洋馆内进行着重置。

在馆内的时间很长,但对旁观者的罗维诺来说,时间却是过得非常快。从一开始想帮忙却帮不了,到后来已经习惯了眼前的变化。

这是一个和他们相似,却又不同的世界。

 

 罗维诺也想过做点什么,甚至尝试过去接触亚瑟和罗马诺,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办不到。从一开始,罗维诺就只能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。那个黑暗的空间他还不能理解,但是能让自己看到眼前这些的,想来也只有神明大人吧?

即使是另一个世界,罗维诺也无法放任那些熟悉的面孔不管,但是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见证这一切的发生。罗维诺不明白,神明大人为什么要让自己看见这个世界的事情。

还有,自己是不是忘了了什么?有一些许久前,在自己踏入轮回之前,早已被自己遗忘了的记忆再次冒了出来。

没错,这个世界,罗维诺并不陌生。

罗维诺曾经梦到过这个世界的事。

 

很不可思议是吧?罗维诺甚至猜想,就像是这个世界的罗马诺所说的,因为他们都是意大利?但自己知道的也只有部分的散乱的梦境,完全拼不出一个完整的线索,还有很多的谜题未解开。

 

然而,这一切,都在费里西安诺在别馆被袭击的时候戛然而止。

黑暗中的怪物更为吓人,罗维诺甚至看不到对方做了什么,只听到费里西安诺一声惊呼,随后感到心口一痛,便什么也看不到了。等到罗维诺缓过来胸口那阵痛感,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回到最开始的黑暗空间中。

不同的是,眼前出现了两块屏幕一样的东西,上面上演的,似乎是费里西安诺被袭击的景象。

“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罗维诺不可置信的想要触碰那两块屏幕,手指却从中穿了过去。罗维诺愣了愣,发现自己已经变回了实体的样子,不再是之前半透明的模样,然而他还是什么都干不了。

倒是屏幕里的内容远远超出了罗维诺的想象,其中一块屏幕上显示的,是馆内的后续,另一块,却是费里遇到了神圣罗马——在一开始自己出现的那个森林里。

 

就在屏幕中的费里西安诺跟着神圣罗马再次进入那栋洋馆的时候,那块屏幕凭空消失了,同时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了上来,罗维诺猛地转过身。

如同照镜子一般,眼前出现了一个人,熟悉的面容,陌生的神情。

 

“费里……西安诺?”罗维诺睁大了眼睛,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个黑暗空间遇到另一个人,显然这个费里西不是自己所熟悉的费里西安诺,而是这个世界的意大利。

那个人也看到罗维诺,似乎有些惊讶,眼神闪过一丝波动,随后他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:“费里安西诺啊……看来我无论在哪个世界始终都会叫这个名字啊。”

 

费里西一步步走了过来,站在了罗维诺的前面,像是有些苦恼的自我介绍着:“欢迎来到这里,另一个世界的南意大利。我是这个世界的北意大利化身,人类的名字叫费里西安诺。唔……我可以叫你哥哥吗?”

罗维诺愣了愣,莫名有些火大,伸手揽过费里西,按着他的的头一把揉乱他的头发:“我管你是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人,无论在哪个世界,你都是我的弟弟。一直都是北意大利,也一直是费里西安诺。是南意大利罗维诺的弟弟不是吗!”

“哈……”费里西笑了笑,并不在意自己被揉乱的头发,甚至看起来有些开心,眼眶有些发红:“看到哥哥这么精神真是太好了。”

“你惊讶的似乎不是有人出现在这里,而是因为那个人是我,难道不只有我来过这里?”看着费里西稍微恢复了一些“人气”,罗维诺松开了自己的手。

“当然。”费里西似乎有些恋恋不舍的摸摸自己的头发,顺便稍微整理了一下。“这个空间本来就拥有大量的世界残像,只是他们不在一个维度,或者不在一个时间点上罢了,每个世界被赋予了特殊力量的人都有可能存在在这里,而这里,就是我的世界残像。偶尔会有像哥哥这样的外来者出现在这里,不过这样以实体存在还可以交流的还是少数的呢。”

 

“世界残像……?这里到底是……”罗维诺不解的问出来,但是又忽然不想知道那个答案了。他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。

费里西笑了笑,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青年,摊开双手对着周围的黑暗转了一圈,明明很活泼的样子,语气却十分淡然:“这里是停滞的空间哦。”费里西看着罗维诺,琥珀色的双眼中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

“你也可以称呼它为——「被神所遗弃的世界」。”

“诶?!”这个答案又是超出了罗维诺的预想,之前就猜测这个黑暗空间可能和神明大人有关,但按照费里西的说法,何止有关,这根本就是……

费里西看着屏幕里的众人,屏幕温和的光亮倒映在他的脸上,神情看起来十分的柔和,也只有这时候,他的眼睛里才有人类的温度。

 

“哥哥也应该明白的不是么,毕竟是写手呢。”费里西半侧着脸看着罗维诺说着。

罗维诺很惊讶,眼前的费里西竟然连这个都知道,似乎看出了罗维诺的疑问,费里西好心的解释道:“大概是在这里待的时间太久了,偶尔我也能看到一些其他世界的残像,也稍微能猜出一些。”

费里西伸手似乎想要触碰屏幕上的同伴,却迟迟不敢碰过去,声音有些苍凉:“其实,在哥哥的世界出现之前,我原本是不相信「神明大人」的。因为相信了,就证明他确实抛弃了我们。因为相信了,就证明这个停滞空间的所有世界都被他们的「神明大人」所抛弃了。”费里西转过头,琥珀色的眼镜里倒映出罗维诺的样子。

“但是呢,即使「神明大人」抛弃了我们,我还是非常感谢他,因为他,我才会和同伴们获得这么多的羁绊。「神明大人」也是一个温柔的人啊。”费里西的手掌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上,闭着眼睛温柔的笑着。

 

罗维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因为他们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任何的安慰都是虚妄。

费里西睁开了眼睛,看着屏幕,屏幕中菊和路德发现了心脏停止跳动的费里西安诺的异象,随后整个画面暗了下来,再次亮起来,却是在玄关门口,那只奇怪的米糕似乎在逃离什么,朝着门口的方向撞去。

“没有完结的物语会停留在那一刻,但世界是一直进行下去,重新开始,直到停止的时间点上,再次开启新的轮回,循环反复。”费里西解释着。

 

“那样……不就是永无止境的噩梦吗……”罗维诺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想起了之前看到的这个世界将会发生的事情。

“是啊,是永无止境的噩梦,也是永远的、最甜美的梦境。”费里西笑了起来:“因为,即使回到那里我还是会忘了这边的事,但在那里,我可以和我的大家在一起。”

屏幕上再次出现了洋馆的样子,正是罗维诺一开始看到的局面,不同的是那里并没有费里西安诺,只有基尔、路德和小菊三个人,画面也静止着。

 

“……那是?”

“新的游戏开始。”

“你要过去了吗?”

“大家还在等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“你不后悔吗?”罗维诺忍不住开口。

费里西伸出手似乎打算触碰那块屏幕,随后又转过头来看着他:“这个问题哥哥你应该也明白不是么?”

“啊……”对,费里西的心情,他比任何人都明白。他们太相似了。

 

“哥哥不要想太多,正如你们那边所说过的,「命运无法改变」,但至少我们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选择啊。”

“哥哥的世界不一样……哥哥的世界,还有希望。”

“我在想,哥哥能到这里来,也是某个神明大人的安排吧。”

“再见,还有,谢谢你。”

 

最后一抹笑颜,是罗维诺熟悉的那个笑容。随后费里西伸手触碰那块屏幕,奇异的一幕出现在罗维诺的眼前,费里西消失了然后出现在了屏幕中,画面上的人开始活了起来。

唯一的光源消失,世界再次陷入黑暗。

 

——

 

“罗维诺?!”

“罗维诺?!”

 

“……啊?”罗维诺回过神来,黑暗褪去,四周是熟悉的昏黄色洋馆内部,身边的五人正紧张的看着自己,安东尼奥担忧的伸出手放到罗维诺的额头上念叨着。

“罗维你怎么了,忽然站在这里发呆,怎么叫都没反应?”

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罗维诺看着自己的手,上面似乎还残留着谁的温度,却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。“不知道,但是……总觉得……”

好悲伤……好悲伤……心脏有些发疼。

 

“哥哥?”费里西安诺紧张的抓住那只手,紧着罗维诺,生怕他又忽然想不开,然后费里西安诺的手劲忽然加重:“哥哥?!”

“诶?”罗维诺呆呆的看着他,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眼眶顺着脸颊滑了下来,罗维诺茫然的摸着脸上的泪痕。

 

“罗维诺桑?”“罗维你怎么??”“哥哥大人你还好吗?”“喂罗维诺你没事吧?”“哥哥你怎么哭了?有哪里痛吗?”

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,罗维诺身边的五人瞬间有些手忙脚乱。罗维诺抹掉了眼角的泪痕,忽然一把揉乱了眼前费里的头发。

 

“诶诶诶哥哥你干什么啦~”费里不明白的捂住了自己的头,茫然的看着大笑起来的罗维诺。

“笨蛋西安诺,我只是太开心了。”罗维诺笑着松开了手。

 


「另一个世界的哥哥,你们一定要脱出,连同我们的份一起。」


“啊啊,绝对。”


即使那同样是永无止境的梦境。

也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。

因为,这个世界,承载着无数神明大人的祝福。

 

——承载着无数「你们」的祝福。

 

—end—



后记:

曾经有人开玩笑的说过,塔鬼最大的虐点就是坑了。

没错,这篇就是用了这个梗。塔狐的世界观不能细想,一套进去简直虐到没救。这对所有黑塔游戏坑来说都一样。

是的,对我们来说只是游戏画面,对他们来说却是真实存在的世界。

游戏是世界的载体,这个游戏就是这个世界的一切,当游戏不再更新的时候,世界也不会前进,永远停留在最后那个时间点上。剧情就是他们的一切,那么剧情之外呢?在我们看不到的游戏之外,那个世界又会有怎样的展开。最初的世界是不变的,但是人类,即神明大人因为爱则创造出了无数的新世界。那便是以同人为载体的世界,在那些世界中,他们又“活了起来”。

每个作者笔下都是为他们创造的新世界,欢笑也好悲伤也好,那都是神明大人的爱所给予的祝福,我相信他们也一样爱着我们。

——谢谢你们,创造了我们的「世界」。

——谢谢你们,让我们成为了「神明大人」。


补充:

昨天才填了这篇,今天凌晨N站那边黑塔狐就更新了完结篇……

简直像命运一样【哇的哭出来

评论(1)

热度(83)

  1. 昔時雨田菌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虐.......

昔時